您的位置: 主页 > 物流解决方案 > 陈玉香老人困了

5点半,哥哥邓开广端来专门为老人做的饭,加了点芝麻油,一勺一勺慢慢喂。每喂一勺饭,邓开广先轻轻吹一下,然后再慢慢喂进嘴。喂了几勺后,老人用手推开了。邓国庆赶紧接过饭碗继续喂,老人并不买账。

邓国庆是做统计工作的,以前父亲患病住院时,医生每次开药,也说了用量用法。但那时大多数子女都还在上班,需要轮流照料。因担心换班时忘记提醒接班的人,邓国庆想到了用笔记本每天记录,这个做法,在陈玉香老人生病后继续沿用,而且记录得更加仔细。

身边有很多人问他们,怎么不给妈妈请个保姆,或者送到敬老院去。邓国庆表示,大家都有各自的家庭,但是伴侣和子女都能理解,最主要是妈妈每天能见到子女,心中都会高兴很多。

2002年,陈玉香的老伴儿去世,也就是从那时起,陈玉香的身体每况愈下,身患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心脏病多种疾病,几年前又被阿尔茨海默症缠上。幸运的是,6个子女24小时轮流值班照料。

翻开厚厚的笔记本,每本多则上万字,少则数千字,46本笔记本,加起来足足有30余万字。

“妈妈,起床了,鸡都叫了,乖,快起来了!”邓秀蓉小声在陈玉香耳旁说道。可能是没睡醒,老人比较抗拒,还发起脾气。一边喊着“走开”,一边伸手来推。

2002年开始,邓国庆六兄妹就在家轮番照料老母亲。这十多年,他们几乎没有出过远门,甚至连绵阳近几年开发的大型楼盘,他们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。“父母在,不远行!这是我们父母以前照顾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时告诉我们的。”邓开广说。

在邓秀蓉看来,他们兄妹6人十余年来都能不离不弃的照顾母亲,更是一种反哺。

“还有一点点,来,再吃一点,免得肚肚饿……”哄着哄着,老人又再吃了几勺。

邓国庆拿起另外一个笔记本,在上面写道:哥哥,今天早上妈妈没有起床,中午吃饭后把心脏病药、降压药吃了,半小时后吃“益血生”(三姐)”。

记录完当天上午和中午的情况,已经从头天晚上开始守候的邓国庆和邓秀蓉,准备回家休息一会儿。即将来接班的,是68岁的大哥邓开广和大嫂陈信兰。

“妈妈在,家就在!家也才更有凝聚力!可以每天见到妈妈,我们心里也很踏实。”邓国庆说。

由于头天晚上没怎么睡觉,27日下午近3时,陈玉香老人困了,上床睡觉休息。下午接近5点,两姐妹开始叫母亲起床。她们已总结出经验,晚上6点后吃饭,老人消化不了。

“那个年代,生活很紧张,家里煮的稀饭,母亲总是把米给我们吃,自己就喝点米汤,从来就没吃饱过。也是从那个时候起,妈妈还落下了贫血,印象中她总是一直忙活,为我们吃了很多苦。”邓开广说,家里的早中晚饭、洗衣服等家务活,母亲也一手包揽。

看着妈妈睁眼了,62岁的邓国庆一边唱着歌,一边做兔子耳朵,蹦跳着来到了床旁。一直到把歌唱完,老人才露出笑容,伸出双手。随后,两姐妹合力给老人穿戴好,扶到轮椅上。

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妈妈从十余年前开始,就没有再断过药,后来卧床后,大小便还失禁,照顾起来特别难。”邓国庆说,每年老人还要住院,医生也要问各种身体状况。因此,兄妹6人在照顾时,都会详细记录每天的身体状况、用药情况等。

这招不见效,旁边的邓国庆唱起儿歌,“小兔子乖乖,把门开开,快点开开,我要进来……”听到歌曲,老人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与前面的笔记本不同,这个本子的封面上写着“杂事本”三个字,时间为“2017~2018年”。里面的内容,大部分是照顾的人离开前,交代下一位接班的兄妹需要注意的事项。

在陈玉香老人家中,像“护理日记”“杂事本”这样的笔记本,堆了高高一摞。成都商报记者清点了一下,共有46本,这些本子大部分已经泛黄,但仍保存完好。

这个笔记本上,每天都详细记录着陈玉香老人的护理时间、用药时间等。邓国庆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老人年纪大了,已经大小便失禁,随时需要更换老人尿不湿,他们记录着每次更换的时间,方便记住下一次更换的时间。对于用药,同样不能忘记,因为每种药吃的时间和用量不一样,记录着每种药吃的时间,可以知道下一次该什么时间吃,大家都不会弄错。

“以前我和幺妹每人守一晚,但随着年龄的增加,现在不行了,我们晚上两个人一起守。”邓国庆说,到大哥们接班,他们就回家休息一会儿,“现在每天也要写一些注意事项,提醒接班的人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mjcd.cn广东省化州市屏琢是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- www.smjcd.cn版权所有